锦绣巷58号

有一家很小的咖啡店,穿过吧台,有两扇门,右边的房间有4张桌椅,墙上钉满了画,有少许的装饰花,左上角是一个音响。

左边的房间是一个正在装修的画室,1位在墙上抹,1位在收拾东西,1位则在画框前涂抹。两间房中间开了一扇门,用帘布隔开。

不太喜欢他们家咖啡的味道,站在她的背后,没有耐心看完她完成作品,正转身离开的时候,音响里正好放着许巍的蓝莲花。

走在小巷里,想着小果说的:”如果你愿意,世界真的很美好。如果你不愿意,世界也很美好。”

小果是七八年没见的朋友,那天打电话约钓鱼,晚上烧烤。之后小果开车送我回家的路上,看着车窗外的夜景,突然才发现,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过晚上8点以后的世界了。

想着白天的小心翼翼,什么话能说,哪个语气不好,斟酌他会不会不高兴。
然后告诉小果我想喝酒,找了一个Ktv,再往后就是第二天在小果家醒来,头疼。

有的东西的离开,往往是在很久以后,在特定的一些条件下,才能发现,原来那个东西已经不见了。
像是阿赫,5年前他和朋友们说了再见,也和自己说了再见,永远!
后来阿赫说其实也没什么遗憾的,如果非要说差点儿什么,那应该是没有一个拥抱,然后说再见吧。

使用协议: BY-NC-SA
信箱馆 » 锦绣巷58号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