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青色等烟雨

  阿赫抽着烟,看着因小雨愤怒离去,重摔之下岌岌可危的木门,愁出天际。
  叫来房东结算之后,阿赫也走了,提着他那个3年前在东莞买的行李箱。在地铁上给唐龙打电话说出来喝酒,然后闭眼睡去。
  阿赫是被电话的震动吵醒的,被唐龙一顿吐槽之后无奈的挂断电话。在林荫街的如家开个房,躺在床上却是睡不着了,刚放了唐龙鸽子也不敢再让他出来喝酒。
  某人说:”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远方的苟且。”想到这儿,阿赫不由得想起了唐龙说过的那副对联,有缘分结婚生子,无缘的相忘江湖,横批:关我毛事!于是阿赫买了苏州的票,去寻找那远方的苟且。

  寒风潇潇无止境,绵绵秋雨何时休。
  10月是阿赫生日,唐龙也终于是喝上了这一顿7月的酒。
  酒后,空荡梧桐巷,俩走路歪歪扭扭的男人,唱着歌,而后无言。
  唐龙问阿赫,你说过的小雨就是你的全部,现在是怎么了?
  哪来的什么清风伴良人,那谁不是说过吗,假如生活欺骗了你,请不要悲伤。天下之事,不过人心,怪只怪当初多看了一眼而已。
  我,阿赫,白衣行舟,披荆斩棘,行走江湖十余载,也没能逃得过刀光剑影。你来我往,恩怨情仇,真的累呀!

使用协议: BY-NC-SA
信箱馆 » 天青色等烟雨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