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好想你

  “姓陈的,以后我要是学艺有成,一定要要出去看看,娶到比稚圭还要好看的媳妇,喝最贵的好酒,住最大的宅子,还要骑最快的马!”
       <剑来 刘羡阳>

  当我被淹没在人潮之中,庸庸碌碌,坚持不懈的庸碌无为。
  当我的身体疲惫不堪,那么多的故事和那么多的烦恼,还有那么多的选择,总是来不及思考。
  当夜晚闪电雷鸣,风雨交加,雨滴打在玻璃窗上,还有叮咚叮咚的心跳声。
  当恐惧千回百转,总会想起那个像烟花一样的稚圭,只要一想起稚圭,便会想要听王菲的歌,因为稚圭很喜欢。

  就像王菲唱的那样,宿命就像是蝴蝶飞不过沧海,不管怎样,努力就好。年少时的笔墨纸砚,烟花佳人,都好想啊。
     半梦半醒日复日,花开花落年复年。
     终究不见花稚圭,终归不见姓陈人。

  而现今,听不得重鼓,听不得大合唱,总觉得重鼓的每一下都在敲花稚圭,大合唱的每一首都在唱姓陈人。
     终于长大了,怎么就没有星辰大海,
     终于长大了,怎么就不见了花稚圭,
     终于长大了,怎么就不能漫步前行,
  年少时的若干年后,怎么就只有宿命轮回,怎么就只有荆棘挡道,怎么就只能诗和远方,怎么就不见了花稚圭和陈姓人。
  凭什么下雨了就得撑伞,凭什么天黑了就得开灯,凭什么就得一直奔跑。
  总有个片段,几分钟,几十秒,你会记得特别得清晰。
  终有个时间,会在洗手间抽泣,总有个晚上,有个打湿的枕头。
  总有个重鼓,敲着你的花稚圭,终有个大合唱,唱着你的陈姓人。
     谁又能不乱心,谁又能不困情。
  这个时候,我们都是孤单的孩子,奔波在城市的东南西北,在城市的某一个角落,无力的捧着文字祈祷,而后继续。

使用协议: BY-NC-SA
信箱馆 » 突然好想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