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e you in the Jianghu.


他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的故事

人生在断续的文字里重生

他曾经是世界上如此灵动的生命

如今垂垂老矣 再不复当年的神气

他已经很久没有说这么多话了

老了总是会感到疲累,每一个字都浸没在倦意中


返 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