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jonl

  • 江湖

脑抽的我和焦虑的杜大师

我将懊恼暗藏于心,竭力的伪装成你们的样子,然后带上我的孤独和酒去流浪。
运气好的话可以遇上一位有故事的人,这样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拿出我的酒。敬你的故事,敬我的孤独,敬我们的流浪。
孤独呗,也挺好。流浪啊,也还行。
烟越抽越多,酒越喝越多,人越来越少。就连打个游戏也从网吧五连坐,变成了个人大乱斗。
多数时候都比较平稳,偶尔会一整宿的失眠,不是在思考,也没有在剖析人活着的意义。
脑抽是时常都有的事,偶尔想要写一个好长好长的故事,偶尔又想要拍一个10分钟的剧情视频,有时候还会想要把博客搞成Vlog。
有一同事,我们都叫他杜大师,原因是学识其实还可以。这是一个完全没有常识的一个人,如果放在古代的话,就是那种穷酸秀才,月薪3千,每天2顿外卖,1杯星巴克。还有,好为人师,奈何无常识。
听说杜大师网恋了,而最近有幸和杜大师一起吃饭,他的手机一直放在桌面,瞟了一眼,是一个交友软件,他是扒拉一口饭,看一眼手机,然后放下筷子,又看一眼手机。没有信息就喝一口汤,再看一眼手机,这顿饭就在这样不停看手机中完成了。可以看得出来,这样焦虑的付出,我是挺佩服他的。
这个自称是青岛的姑娘,花了大师每月仅剩的一点钱,抬手2分钟就完成了她的工作。我们不告诉大师实情是因为同为而立年,应该让大师有更多的阅历,更警惕的心面对陌生的人。
不管怎样,总归是一段情,也希望大师能保持住他的骄傲。

Comments | 3 条评论

  游客,你好 修改资料

*邮箱和昵称必须填写

  • 网页主题不错
    国内哪个服务器啊?